当前位置: 缅甸浦甘摄影 > 新闻 >
缅甸,好久不见!
2019-09-25

 

 

你要回到曼德勒,老船队在那里停泊,你难道听不到哗啦啦的桨声从仰光一直响到曼德勒?在去曼德勒的路上,飞鱼在嬉戏,黎明似雷从中国而来,照彻整个海湾。

 

1889年,英国诗人吉卜林途经缅甸时写下的这首诗曾勾起许多人心中的悸动向往。当时,这块英国的新殖民地,代表的是遍地曙光的东方之国。

 

 

很快,殖民者带着贸易和苦金酒来到这个蓬勃开放的国度,缅甸迎来了一个繁华富庶的时期。1922年,作家毛姆游历缅甸时曾写道:“我在科隆坡乘的海船驶入伊洛瓦底江。他们指给我看缅甸石油公司的高烟囱,天空灰蒙蒙并有烟尘。

 

但是烟尘后面露出了大金塔的金色塔尖。……乘一辆美国车经过有商铺的闹市,钢筋水泥的街道,天哪,就像檀香山、上海、新加坡或亚历山大港!”

 

 

几乎在同时,善于抒写炽热爱情诗的智利诗人聂鲁达正在仰光做外交官,而尚未露出锋芒的乔治·奥威尔则刚刚通过大英帝国的公务员考试,在这里担任助理警监。

 

 

繁盛时期的缅甸,人均GDP超过当时中国的两倍。而毛姆笔下的缅甸石油公司正是今天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BP(英国石油公司)的前身之一。那时,似乎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这里。

 

 

然而,新世界大战的爆发搅碎了缅甸繁华的旧梦。随后军政府长达近半个世纪的统治,来自西方世界的封锁,以及北部少数族裔地区连绵不断的战事,让缅甸昔日的荣光渐渐暗淡了颜色。缅甸,好久不见!

 

 

几年前,伴随逐步加快的改革,世界重新回到缅甸。商人的嗅觉总是最为灵敏,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开始在低矮的平房中间升起。《与全世界做生意》的主创团队两度造访这个与外部世界暌隔已久的国家,记录一个正在苏醒的缅甸。

 

 

改革的成果尚未转化为丰裕的物质财富,大部分缅甸人的生活依然贫穷。在这个佛教国家里,随处可见的是人们礼佛的虔诚,以及朴素的快乐和安宁。

 

 

《与全世界做生意》摄制组的导演讲起在伊洛瓦底江边,一群男孩子拉起自己手编的网子踢球,有时是足球,更多的时候是更为简易的竹子编成的“竹球”。摄制组想拍他们踢球的画面,孩子们很爽快的答应,但一面又忍不住好奇,都围上来看他们从没见过的摄影机。

 

 

仿佛一个跌宕的世纪并未过去,缅甸,依然在毛姆、吉卜林笔下的时代,遍地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