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缅甸浦甘摄影 > 新闻 >
茵莱湖:我的一枕清梦!
2019-09-27

人潮汹涌万头攒动足以毁灭一切美好的景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欣赏别样美景,绝对需要另辟蹊径,比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绝,比如“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幽。

 

因此,我由衷地向那些跋涉绝境的人致敬,比如三毛,比如“苦行僧”式的摄影家吕玲珑,他们勇于探索发现,走人迹罕至之路,哪怕风餐露宿、步步艰辛,灵魂却能直达快乐无拘之境,也因之淬炼出他们高端的思想与精神。

 

然,截至目前,我终究是空有万丈豪情,对于那些另辟蹊径的活法,只能隔岸观花,临渊羡鱼。对目前的生活来次偶尔的背叛,唯一的方式是旅行。

 

 

我们降落在茵莱瑞良机场。出租车载我们驰骋一个小时后,再坐船奔腾四十分钟,终于到达我们即将入住三天的水上酒店。

 

乍见之下,很是惊艳——经过这一路青青葱葱的田园风光,进入由混沌而渐渐开阔清澈的湖面,水鸟低飞,清风拂面,有木船载着单脚划桨的渔人从我们眼前掠过;

 

 

我们的心情已经舒畅无比,瞅啥就赞叹啥——只见这酒店乃是一排排茅草房,铺排于一片清波之上,仿佛粗布荆钗的村姑,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别有动人之处。

 

一切皆是木、竹结构,完全没有机械的痕迹,想象人们是怎样把一块块木头解剖拼接,用灵巧的双手搭建这巨型积木,觉得他们其实是天生的诗人,竟能生出这样的灵感,让我们象鸟一样,于水上栖居。

 

 

日落时分,当然,又是我们乐此不疲的拍照时间——多么愉快的清一色女人之旅,彻底满足了我要拍照到呕吐的欲望(当然这愿望还需要持续不断地满足)。

 

玫瑰色的水面,玫瑰色的天空,玫瑰般的女人。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美景千古不变,任赞美的句子象纷纷繁花,开了一季又一季。

 

 

 

入夜,冷清感袭来,——这里没有任何娱乐项目,连电视也没有。甚至,天黑之前,连电也没有。四面皆水,放眼一片漆黑,象鲁滨逊流落的荒岛。

 

隐隐地,传来不知何方村落的歌声,仿佛隔着许多光年。记得有人说过,我们现在看见的流星的光芒,可能来自亿万光年以前,某颗星子的陨落。

 

 

这样的思绪,又让这静寂添了几分凉凉的诡异。或者这只是习惯城市生活的我们,所略略领略到什么是万籁俱寂,什么是宇宙洪荒,什么是漂泊无依。

 

呵,在那样的夜里,想到要在这里长久地呆下去,足以让人白发苍苍,三月不知肉味,那可真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啊!由此反省,我的内心,实在不够强大,甚至相当虚弱,一天嚷嚷着追逐返璞归真、清净超脱,不过是叶公好龙而已。

 

还要在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住上两夜,我的心拔凉拔凉的,那个庸俗的花花世界,毕竟有太多让人牵挂的东西啊!

 

 

 

次日清晨,我们的船夫开一艘细细长长的机动船,把我们带入了两天的游湖行程。

 

于是,我们见到了当地有名的水上集市,犹如一幅风土人情浓郁的异域画卷;

 

见到了当地著名的猫跳寺,里面除了木质殿堂与和善的佛像外,果然有一群慵懒的猫;

 

见到了居民们聚居的水上棚户区,木船是他们出行的唯一交通工具;

 

见到了当地以荷叶茎中取出的丝纺织的丝绸,再以其做成各种织物或衣服;

 

见到了以脖子长为美的长颈族、以香料和树叶卷成的手工烟;

 

见到了以佛像、木偶为主要题材的手工艺品;

 

更见到了众多热情友善的缅甸人,向我们招手致意,绽放出他们黑黑面庞上的白牙,那笑容如此纯真坦荡,直抵人心~~~~

 

 

 

 

 

 

 

 

 

 

 

 

 

 

 

 

 

 

 

 

 

 

 

 

 

在茵莱湖最难忘的是,我们无意间闯入了一大片佛塔林。

 

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它的历史,阳光下只见它班驳静穆,但并不显得肃杀和老朽。

 

刚开始我们以为只是一小片,后来竟发现它规模宏大,颇有王族气派。

 

大部分佛塔上精美的雕像犹在,塔身却已倾颓,且有着修补的痕迹。显然是岁月一边冲刷侵蚀,历朝历代的人们一边查漏补缺,且又不断在旁树起新塔,如此层层叠叠,交错蔓延而成。

 

塔林旁有白色圆柱呈纵深排列的曲折长廊,走在里面,象走在没有尽头的光阴里,揣几分朝圣的心情。一直朝上走,果然有寺庙。

 

庙里住持正拿着一本中缅口语音译的书研习中文,一见我们,十分欣喜。从破碎的交流中,我们得出如下信息:他最向往的地方是中国的上海,希望能在不久的将来去上海旅游。

 

这里在2000年前曾是一个小国家的王宫,几经变迁,保持了现在的样子,成为一个旅游观光地。

 

 

 

 

 

当茵莱湖三日结束时,我突然又对它眷恋起来——虽然一开始,我对它的远离凡尘情不自禁地产生了悲壮之情,虽然我也有过快点离开此地的念头;

 

但,当离别真正到来,当我意识到,此地的三天时光,已经是今生的唯一,除了照片留下的回味,一切已经不可再现——啊,原来世间种种,甜的酸的,红的绿的,好的不好的,岂不都是这样一程不可重来的旅行么?

 

此刻,当我只能在回忆里去感受当时情景,那每一时刻都被酝酿发酵,而成为愈陈愈香的美酒,也象一场握不住的、有着泠泠水声的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