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缅甸浦甘摄影 > 新闻 >
随心随缘,遇见“万塔之城”的蒲甘
2019-10-17

 

 

到曼德勒的人,似乎没有不到蒲甘看塔的。

蒲甘位于缅甸中部,伊洛瓦底江中游左岸,是缅甸第一个统一王朝蒲甘王朝的首都,意为“胜利者的都城”。蒲甘以塔闻名,42平方公里的平原上曾屹立过 13000 座佛塔,是名副其实的“万塔之城”。即使经数百年来战火兵灾和 1975 年的大地震,蒲甘仍存 2230 座佛塔和416 所古寺。蒲甘因而是缅甸著名的宗教古城,也是东南亚最重要的佛教遗址之一,与柬埔寨的吴哥窟、印尼的七层浮屠齐名。

 

 

 

虽已入秋,曼德勒的热度依然不减。从曼德勒前往蒲甘大约180公里的路程,乘车要行驶3个小时左右,一路上伊洛瓦底江冲积平原的风光一览无余。路两边是绵延不断的灌木丛林,时不时有几间草棚,是出售饮料和零食的小卖店。又有三五头或十几头的牛在丛林边上边走边啃食青草,这些牛的毛色大多杂白色,我跟同行开玩笑说,这些牛其实是黄牛,只不过是太阳光太强烈,就晒成现在这杂白的模样了。

 

 

渐渐的,丛林中的塔多了起来,导游让我们下车,说是看塔。一下车就被热烘烘的气温包裹,三十四五度的高温,把看塔的心都融化了。蒲甘之人民,无论是国王还是平民,都是虔诚佛教徒,一生最大的愿望便是修建一座献给佛的塔。建塔者的经济实力、社会地位以及审美趣味,决定着佛塔的大小和不同的风格。因而佛塔只有相似,却没有雷同。塔由塔基、坛台、钟座、复钵、莲座、蕉苞、宝伞、风标、钻球组成,每个建造者都可以围绕这基本的结构,发挥丰富的想象力,建造自己心中的佛塔。佛塔也因此有的拔地参天,有的小巧玲珑,有的雕刻精细、装饰华丽,有的红砖泥墙,朴实无华。这也说明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座自己的佛,有多少个信徒就有多少个佛,建造出来的佛塔也因此而不同。

 

 

路上路下皆是佛塔,隔三五十来丈就有一座。这与中国的佛寺不同,大多在雄山峻岭之间,所以有“天下名山僧占多”一说。这里的佛塔就在这广阔的平原之上,塔与塔之间有草地或林木相隔,牛在那草地上悠闲的吃草。眼看佛塔,手端相机,却没注意脚下。导游说不要从草地上走,那里面有蛇出没。有熊出没我也许不怕,有蛇出没就吓到我了,我最怕的就是蛇,于是不敢辟捷径,老老实实在别人踏出的道上走。

 

 

上车又往前行驶了一小段,再次下车,原来是阿难陀塔寺到了。

 

 

阿难陀塔寺是缅甸第一大寺,它位于蒲甘佛塔群的东部,是缅甸塔和寺融为一体的典型代表,被称为蒲甘最优美的建筑,是蒲甘千年灵魂所在。

阿难陀塔寺建于公元1105年,是蒲甘王朝君主江喜陀晚年修建的,至今仍被认为代表了万塔之国佛塔建筑的最高工艺水平。寺名来源于佛陀十大弟子之一的阿难陀,因其有着非常强的记忆力又随侍在佛陀身旁,故而被称作“多闻第一”。

塔的部分高60多米,塔之外壁共有壁画一千五百幅,所叙故事皆取材于本生经。塔中央是一个大佛窟,四面各有拱门,各有一座9.5米高的木雕释迦站佛,工艺精美,是蒲甘最庄严美丽的佛像。他们分别是南面的迦沙巴佛陀;北面的迦古三塔佛陀;东面的果那伽马佛佛陀;西面的果德玛佛陀即释迦牟尼。

当我看南面迦沙巴佛时,导游要我朝前走几步看,然后退几步看,我不明就里。导游说,当我们走近礼拜这尊佛像时,佛陀的的表情是严肃的;当我们离开了回头一望时,原本严肃的佛像就会朝你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从阿难陀塔寺出来,正是观蒲甘落日的最佳时间。走上拍摄落日的土台,看近处是塔,看远处也是塔,一望无际的蒲甘平原之上,无数造型各异的佛塔静静伫立,与同塔间的树木相互簇拥着,一直延伸到西边天际,并与天际相接,真个是万千佛塔烟云中的景象。

只因天公并不作美,云集的太多也太厚,落日的那一刻仅在西方天际透出一匹白练,并很快暗淡下去。暗淡的光线使得美好的景象无所不在却又无从捕捉,移开相机取景器,视野已是全景,抖一抖衣上的暮色,塔已经消溶在夜色里了。

 

 

本来说好第二天凌晨5点起床,再去看蒲甘日出。我和云南画报社的何新文老师到宾馆大堂集中,未见其他同行。看一眼微信,群里通知说因天下大雨,去了也看不到日出,出行取消。

这才注意到外面唰啦唰啦确实是下着雨。

昨晚的日落没有霞光,今早又是大雨,只怪我们没有遇到好天气。

一切,随心、随缘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