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缅甸浦甘摄影 > 新闻 >
蒲甘占地最大的佛塔:“dhammayangyi temple”
2019-11-06
 
  拍过了大冰瑜佛塔的全景,大家乘车去看蒲甘的另一个著名佛塔:“达玛央吉塔Dammayangyipahto”。蒲甘,这座历史古城,现在只是伊洛瓦底江旁一个荒芜的小村落;但是曾几何时,这里也是大树参天遮天蔽日的繁华之地。
 
  就在过去的200多年间,疯狂、痴迷之中,一棵棵大树被砍伐,或者作为修建宫殿的材料,或者作为烧砖的燃料。那些宫殿在历史的尘埃中归于尘土,而砖块则伴着信仰铺叠成这千万座佛塔,留下蒲甘王朝华丽的背影,供后世回忆。
 
  车到达玛央吉塔前,大家下车。这座蒲甘地区占地最大的佛塔,是公元1170年拿勒胡王所建。塔底座为正方形边长294英尺,高160英尺。塔内有通道直通塔顶。该塔不仅是蒲甘最大的佛塔,而且也是建筑艺术最好的佛塔。
  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城堡”,有高高的“城墙”围绕,凯旋门般气派的“城门”,高大的建筑,复杂的结构,窗户的位置很高且少而小,特别像一座神秘的城堡。从门洞往里面望进去,里面是一个很大的院落。从这里第一眼望到的达玛央基正脸,像不像一张戴着王冠张着大嘴在悲嚎的脸:两侧的窗户像是高吊的眼睛,黑洞洞的庙门像张合不上的大嘴,眉毛、胡子、脸蛋……都在,还很惟妙惟肖。
 
  小龙介绍说:达玛央吉是建造者“那雅督(Narathu)”国王,即蒲甘王朝第45任国王,(1167-1170),为赎杀父“Alaungsithu”及兄长“MinShinSaw”之罪而建……。小龙一边介绍,一边让大家拍照外景,她不太建议去里面参观。我和四川的一对夫妻,听了介绍,就疾步穿过残破的“凯旋门”,跑过庭院中心长长的甬道,来到塔前。
 
  小龙刚才说此塔又称残暴之塔。据说“那雅督”残暴异常,对建造质量要求极为严苛,日夜监工,且对工程质量要求极高。如果砖缝稍欠紧密,就会砍断工匠手指,甚至砍手砍头,所以塔里现在还摆放着当时的刑具。
 
  结果塔未建完,1170年只当了3年的国王就被刺杀了。塔尖都还没来得及立上去,建设就宣告中止。佛塔就此荒废在旷野中,至今没有塔顶,成了蒲甘万塔中唯一一座没有头的秃塔,恰如“祭台”般的模样。
 
  只见整个塔体全部由大块红砖砌成,砖与砖之间没有水泥相连却结合十分紧密,不仅看不见缝隙,甚至连针都插不进去,令人叹为观止。统治者的苛严,造就了这座无比坚韧的巨塔,遇千年而不坏,经大震而不倾!
  与阿南达塔褪掉黄色涂料后的灰黑色不同,达玛央吉塔是更加常见的赭红色砖石建筑,造型特别,没有众佛塔那彷如童话城堡般的尖尖塔顶,倒更像是南美玛雅金字塔一般,层层堆上,最顶处是个祭台样的平台。
 
  走入达玛央吉寺殿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高大的回廊。迷宫般的回廊宽约两米多,碎石板地面被踩得有些光滑;墙壁非常高,仰头看上去至少有十米,开窗的位置高悬几近廊顶,几束弱光透过高窗集中地打在墙壁上,在昏暗的回廊内形成几片光斑。走在廊道内,颇有一种神神秘秘的感觉。
 
  佛塔中心的庙宇被封,已历经多年,原因至今仍然是一个谜。四川夫妻*团友会英语和一个卖书的缅甸*女*人*沟通的很好。缅甸*女*人充当起导游,拉着我们三个,在塔内转了一圈儿。
 
  达玛央吉是一座很有故事的建筑。阿难达塔、达宾纽佛塔和达玛扬基佛塔这三座塔分别为父子两个国王所建。父亲仁慈爱民,“阿难达塔”和“大冰瑜佛塔”是他所建,后来“那雅督”王,把他年老体病的老爸国王“阿拿翁薛胡”王,赶出王宫遗弃在老蒲甘的瑞古意寺,并最终在那里结果了老爸的性命夺了王位。
 
  但此后,“那雅督”担心会得到因果报应,落下了一种头痛失眠心神不宁的毛病,一睡下去就仿佛见到他老爸血淋淋站在跟前怒视着他。有一天,迷迷糊糊中听到佛祖跟他讲,只要给他爸建一座庙作为供奉,毛病自然会好。于是在1167年开建达玛央吉。
 
  达玛扬基建造原理是模仿阿难达,但佛塔中心的庙宇已经被封闭多年,原因至今仍然是一个谜。据说里面就是那雅督王被刺杀的地方,后人觉得比较恐怖,加上还没有建完,就给封上了。也有传说,这个塔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国王建造完便把工匠全数杀死,因此后人无法超越。
  寺内原有的两条环形走道,内环已被有意填了起来。寺内拱门环环相扣,造型独特。佛塔内部没有十分突出的大佛像,但是回廊大气,光影迷人,窗户透进自然光线,照亮了佛塔内部。四周的回廊墙壁上,还残留着一些壁画,大都随墙皮脱落,模糊不清了。
 
  塔殿内部佛像多为新造的,但有尊较小的卧佛看似古老年代的作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殿内供奉的一对有趣的佛像,据说左面那个年长的就是被害死的老国王“阿拿翁薛胡”王,右面年轻的就是害死老国王的不孝儿子“那雅督”王——后者是此寺庙的建造者。
 
  着意把一对儿父子国王同时又是仇人的两位并列在这里供奉,不是冤家不聚头?干戈也能化玉帛?寓意任你揣摩。仔细观看两人的表情,老国王一脸虔诚与无奈,或许还有几分悲戚;他旁边的儿子却露出一丝狡猾的神态。双人雕像背后就是那尊躺着的佛像,那缅甸*女*人*说过了意思,我给忘了。
 
  迅速走出了寺殿,望着古朴庄重的砖墙,印度风格装饰的门窗,经千年的雨打风吹,岁月流逝,如今这里已是鸽子安家的巢穴。寺院四周的围墙和拱门大都残破不堪了。尽管没有完工,砖塔建筑最杰出的代表,在蒲甘平原上,诉说着千年的悲情。仰望着它,令人感慨万千,不胜唏嘘!
 
  那个缅甸女书贩,一直在追着四川团友夫妻。那个四川的女*士*心肠很好,花了5美金,买了一本介绍蒲甘的英文书。也算是对书贩讲解的报酬吧。据说寺庙中存有当年使用过的刑具——砍手石,上面有呈十字交叉的凹槽:横着放手,纵着一道是刀砍下去的痕迹。可是我们没有看到。导游招呼大家抓紧上车,我们要去“瑞山都塔”看日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