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缅甸浦甘摄影 > 新闻 >
缅甸小勐拉出发曼德勒蒲甘3日走马观花
2020-02-26

仰光 至 曼德勒 的飞机航班极多,我们坐的是早上7点半的一班。

仰光 的机场虽说是 缅甸 最大的机场,却只有一幢3层楼,国际部分就占了一大半,所以国内航班就都挤在一个不大的厅里值机候机,和国内一个县城的长途汽车站差不多大吧。虽说不大,航班却非常多,而且大多由不同的航空公司经营,因此一进大厅就看到狭小的值机柜台一家挨着一家,繁忙但是效率很高,飞快地就办好了登记手续,很是改变了我之前认为的 缅甸 人懒散的看法。

因为只有一个登机口,而且乘客中大概有一半都是外国游客,所以航空公司都会给你一个带有他们公司徽标的小贴纸让你贴在胸口,在登机的时候,该公司的工作人员在广播通知的同时,会在大厅里通过徽标寻找,对于我们这些听不太懂 缅甸 英语的人来说,这个办法非常有效。

所有的航班都是靠老旧的 日本 二手大巴摆渡到飞机前的,我们的飞机居然不是我想象的小小的螺旋桨的,而是和国际航班一样的大型喷气机,结果原来机票上写的1小时15分的航程,55分钟就飞到了。

曼德勒 机场就更小了,出来很快,门口各种接机的,很多都抄着华语,问要不要出租车,简直就是到了国内某个县城小机场。因为之前做了功课,同时也托 仰光 熟识的当地华人介绍安排了 曼德勒 的包车和导游,因此非常顺利地就见到了我们的导游兼司机,孙多成先生,50多岁的样子,穿着 缅甸 传统服装,口音却是略带港台腔的普通话,据他自己说,他的普通话是看电视学会的,估计都是凤凰台之类的吧。

出了机场,一路上车很少,不久就上到孙导说的 缅甸 唯一条高速公路上了,神奇之处在于这条高速没有全封闭,中间还有交叉路口,什么车都在上面跑,包括牛车和自行车。

我们过来 曼德勒 就很随性,所以行程就全部交给孙导 来安 排了。

我们的第一站就是著名的乌木桥,因为不是这个景点最有名的黄昏,所以虽说是最好的旅游季节,游客也不多,各种摊贩却还是早早集结在要道入口迎候我们了。

这座纯木结构的桥桩都是非常粗大的柚木,据说取自于原来阿瓦皇城的宫殿廊柱,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不少已然朽坏地很严重了,却还是原来的物件。桥板距离水面不低,新旧参差,看来还是在经常更换,但仍然有部分朽坏,板缝依稀,所以走在上面总不是很踏实。

桥上有不少供人休憩的长凳,中间还修有一座水亭,非常贴心,水亭不小,有一个人在低头画画,边上挂满了他的作品兜售,题材都是 缅甸 风情,之后很多地方都能看到相似的情景,相似的题材作品,看来已经变成了流水线作业了。游客中有很多是 缅甸 人,穿着民族服装,这点 缅甸 人表现的比较强烈,无论到何处,80,90%的 缅甸 人都保持着本民族的传统,包括服装,还有脸上搽的那种粉,不像边上的一群 泰国 游客,虽说 东南亚 人对我们来说都长得很像,但是从服装上就能分别出来。之后在很多地方也遇到很多 泰国 游客,就如孙导也去过 泰国 , 柬埔寨 旅游一样,他们文化是想通的。

坐在水亭里,遥看远处打鱼撒网的渔家,汀州芦草中的水牛,田园诗般的美景,难怪很多人跑来这里发呆。桥下的水面原来是 伊洛 瓦底江江支流满溢而形成的季节性湿地,后来人工拦坝蓄水而形成永久性的湖面,星星点点的渔船或远或近地洒满湖面,长长的乌木桥横贯水面,通往远处芦苇深处,不知所终。据说此桥的来由是一位王子为了去水面上的一座小岛上的避暑宫殿而建,现而今却是本地居民来往于两地之间的交通要道,入口处与国内一样设置了阻拦自行车,摩托车的栅栏,只允许步行通过。

接近中午,我们的下一站是千僧舍斋饭的寺庙,我们到的时候已然有众多的游客围在斋堂的门口了。

小乘佛教的出家人是可以吃荤的,所以斋堂里面的饭桌上已然放好了一荤四素的菜,斋堂外面,大桌子上有几个大的饭桶,几位施主在象征性地盛饭,有几位施主则在旁双手合十,默祝经文,和尚们都托着钵,坦然地穿过人群留出的窄窄的 通道 排队,领取斋饭,而后鱼贯而入斋堂,秩序井然而安静,施舍因而成为一种象征性的仪式。初步估计有上百人在排队领斋饭,基本上小和尚居多,没看到有上年纪的,看来出来表演这个仪式都是些资历较浅的。据说最多的时候有上千人,施舍一顿饭要人民币上万,因而知名。斋堂门口的路两边都是伸颈观望的游客,还有在斋堂百叶窗缝前窥探的,现在这里已然成为知名的旅游景点。

该寺院子里满是2,3层的小楼,都是由不同的施主捐建的,路边有很多石碑都镌刻着施主的姓名,我们从窗户里望进去,陈设与普通人家差不多,木制地板,因为 缅甸 人习惯于席地而坐,所以很少看到凳子。这座寺庙创建者的居室现在保留成一处纪念馆,陈列着他的日常生活用品以及各个时期的照片,供人们参观瞻仰,看来该寺庙创建时间不算很长。纪念馆后面有一座白塔,里面供奉着他的塑像,边上一座白 塔里 据说是他的继任者,看来有点像 少林寺 的 塔林 的意思,不过形制要大不少。转到寺院后边,我们参观了做饭的厨房,用的是大柴灶,嗯,煮出来的饭肯定很香,有不少工人席地而坐,正在忙碌着。

小乘佛教的和尚们不劳作,不置产,他们每天的伙食要靠施主的布施,所以我们可以每天早上都看到僧人们托钵化缘的情形。和尚只能化缘食物,尼姑则除了食物外,还可以收钱物,衣服也有别于和尚们的绛红色,是粉色的。

每年有特定的布施时间,这时候就可以看到大街小巷都搭起彩棚,放着音乐或者有人在念经,还有人拿着钱罐子在晃,发出清脆的响声(虽然我知道是模仿硬币在罐子里的声音来寻求布施的意思,但是 缅甸只有纸币,没有硬币,这习惯怎么来得?),他们化缘后直接置办和尚们需要的东西然后送到庙里去,庙里平时也有非和尚的委员会来开支平时的用度,所以和尚们是不碰钱的。

看完千僧饭,在去午饭的路上,我们准备去参观了一家传统织布的作坊。 曼德勒 一直是 缅甸 各种传统手工业中心,车行的沿途可以看到很多石雕作坊,雕刻的基本上都是佛像,据说还有从 中国 来订的呢。

说是织布,其实是织造丝绸的,所有的机器和 中国 的传统织布机如出一辙,都是木制的,无动力,手工穿梭,织造的都是色纱,手工提花,极致繁复,从墙上的招贴画看得出,织造的都是做 缅甸 传统服饰的布料,相当奢华考究。

后面染色的设备也是非常原始传统,用的是澄清的井水,几个木桶中浸泡着五颜六色的成绞的纱线。

前面的展示厅售卖各种成衣和围巾,顺便买了两块真丝围巾,USD30-40一块,不贵也不便宜。

孙导进店就坐在角落里翻手机,也没人搭理他,包括后面我们去漆器店也是,看来这里还没有染上国内旅游商店拿回扣的恶习。也希望今后都不会。

路边看到一溜马车停着,以为是做旅游者生意的,谁知却是本地人的交通工具,兴奋之余,连忙跑去拍照留影。

曼德勒 市区街道都是按照数目字来命名的,孙导说是末代皇子去 英国 学来,规划 曼德勒 城时制定的,好像是50以下是南北向,50以上是东西向之类的,实在不怎么样。

城市里现在也开始有高层建筑了,路面普遍坑坑洼洼,商店倒是鳞次栉比。中文招牌几乎看不到,而我之前听说的 曼德勒 华人很多,华人生意都做得很大,很是奇怪,孙导的解释是说军政府的时候,要求把招牌都换去华文,所以成现在的样子了。华人在这里确实有不少,不过 印度 人也很多。之前听很多华人都把 曼德勒 叫做瓦城,询问孙导才得知,因为之前 缅甸 的首都叫阿瓦(AVA),因为战争搬迁过几次,每次到新的地方都叫老的名字,而 中国 在清朝的时候就和 缅甸 有往来,那时候就把AVA叫瓦城,就一直这么叫到现在。这个习惯倒是和楚国一样,每次首都搬家都叫郢。

孙导介绍的酒店不错,楼顶是一个露天餐厅,可以俯观 曼德勒 全景,酒店的名字叫多宝之城酒店,这也是 曼德勒 的另外一个名字,顾名思义,这个名字就非常牛逼啦!而 曼德勒 的意思是世界的中心,看来 曼德勒 从名字上就是集天地日月之精华呀。

午餐按我们要求,孙导带我们去吃 缅甸 餐,之后几天都是如此,一番体验下来,发现缅餐和中餐在烹制方面区别不大,只是在点菜的时候有区别。缅餐点一个荤菜即可,其他素菜都是配上来的,还会配一篮子生的蔬菜,然后就是一盆米饭,其实很简单。荤菜基本上就是鱼,鸡肉,羊肉,牛肉之类的,糊状一坨,不咸不辣,挺下饭的。价格也不贵,三个人吃基本上都在1万缅币之内,就是不到RMB50元。

餐后孙导说有1.5小时的午休,挺新鲜,说 缅甸 这里都是这样。现在是 曼德勒 的冬天,是最好的旅游季节,白天温度也就20+的样子,非常舒适,即便这样,正午日头毒,我们之后还是体验到了。因为参观的主要都是佛塔,寺庙之类的,按照 缅甸 的习俗,所有这些地方必须脱去鞋袜,赤脚进出,踩在被太阳晒得滚烫的 大理 石,瓷砖砌的地面上,那种滋味真的不好受。即便不是中午,地面上不烫也走着咯脚,不明白为什么有这样的习俗。

不过我看到的 缅甸 人清一色的都是人字拖,除了警察,军人之外,没见过有人穿鞋子的,更别说袜子了。于是想起了徐霞客游记中说的,他看南粤之人都穿一种鞋子,从他的描述中我们知道指的就是人字拖,在他那个时代就有了,他觉得这就是那个地方叫交趾的原因吧,听来令人莞尔。

午休之后我们去参观第一站就是皇宫,门票1万缅币(只收外国人门票,所有 曼德勒 的景区的通票),皇宫从外面看规模不小,初步估计不比紫禁城小。城墙护城河都挺宽,河堤整修的像模像样。孙导说皇宫里面现在还有一个兵营,还有电影院,儿童游乐场等等,却让我们惊诧不已。

过了护城河一座古色古香的桥后,果然看到全副武装的士兵在盘查,登记,有些唬人。

买票之后,我们的车子直接就开进皇城,两边可以看到的都是葱茏的树木,间杂其间的木房,岔路都有路障,标记着军事禁区,禁止通行的意思。

行至一处停车场,就看到一座宫殿伫立在前,里面是高大的立柱组成的回廊和大殿,四面敞开,大殿正中有台阶,上面又有一座半人高的台子,背后是铜饰的高大的背景,其实是两扇移门,这就是国王的宝座。国王是从大殿后面上台阶出移门到台子上接见大臣的,这个习俗有些奇怪,不像故宫的皇帝宝座,虽然也是高高在上,但是有台阶可以直接上去而不用绕道后面。宝座是复制品,真品在 仰光 博物馆。另一个奇怪的是宝座就是一个平台,上面不再设座位,国王席地而坐。从遗留的照片,还有宝座的大小看,都证明国王和王后是同时坐在宝座上的,看来王后也是参与政事的,这也是挺有意思的。

王宫建筑感觉和 泰国 的风格很像,红顶,包金,屋檐很低,可能是为了遮挡阳光,地面架空,屋顶很高,通风透气,很适合这里的气候。

大殿后面就是一些单独的规模略小的宫殿,说是妃子们,以及王子住的,范围和规模都很小,与之前看到整个宫墙比起来,实是不成比例,而且整个建筑感觉及其粗糙,简陋,心中不免生出对蛮夷小邦的轻视。

最后面的小宫殿里面是小小博物馆,实在是袖珍,展品没几件,不看也罢。

孙导介绍说,皇宫在日据期间是日军司令部所在地,后来毁于战火,之后军政府又据为兵营,现在只开放了一小部分,而这部分也是后来复建的。相较而言,外面的城墙更加有魅力,可惜不能上去参观。不过皇宫中复建的一座观星台却是极目远眺之佳处,可以远远地看到 曼德勒 山,著名的观赏落日余晖之处。

在皇宫的草地上,一位本地姑娘着民族盛装,袅袅婷婷,一位摄影师忙前忙后,看来全世界的姑娘爱美之心都是一样的。

之后去的明东王的墓,现已改为佛堂,是真正保留下来的19世纪的王宫的宫殿,很奇怪坟墓怎么会是宫殿。

整座宫殿全部为柚木搭建,满布精美的木雕,在日月剥蚀的缝隙中,还可以看见当年贴金箔的痕迹,虽已经历100多年的风吹日晒,朽坏程度令人惋惜,但我们仍然惊叹于这座宫殿的奢华。这座小小的宫殿是从皇宫中迁出来的,也因此幸运地躲开了兵火之灾,让我们得以想见当年皇城的宫殿满布精工细雕,附以灿灿金箔,那是何等壮观,原来轻慢之心顿减。

随后我们转战下一个景点是世界文化遗产,这座寺庙是专门储藏经书的,据说一位国王将佛经全部翻译成缅文并镌刻在石碑上,每一座碑文外面都罩一座白塔,围绕着中间的 金塔 。其中有一块碑刻更是珍贵,因为上面是用4种文字镌刻着同一个内容,这是最生动文字对照字典,其意义犹如 罗塞塔 石碑。

信仰是一回事,现在 塔林 中穿梭的更多的是游客,还有拍艺术照的小姑娘!

今天的最后一站,也是最令人期待的, 曼德勒 山的黄昏。

车子沿着山势盘旋而上,沿途都是佛寺,还有不时可以看到的登山锻炼的人,难得看到穿着现代而不是缅甸 传统服装的人呀!

快接近山顶的地方有一处大停车场,边上就是去山顶的电梯。自动扶梯又长又细又高,在空旷的电梯厅中不成比例,有恐高的人怕是不敢坐。扶梯只有一部,单向运行,我们到的时候是向上,等到太阳下山后,扶梯就改为向下运行了。

到达山顶,外国人需要付1000缅币拍照费,给手腕上挂块小牌牌,以示可以拍照,感觉这里所有的收费项目只是针对外国人的,相比于 中国 所有的景区,唯利是图,真是不堪。

山顶其实又是一座寺庙,装饰着玻璃 马赛 克,之后几天多次见到此类装饰,供奉的四尊佛分别代表的是佛的四世。

斜角上有一尊 菩萨 ,据说颇为灵验,可以看见很多人在许愿,有几个 中国 人也在其中,边上跟着 缅甸 的警察,孙导一眼看出说应该是国内来的官员,之前他也带过不少,现在国内特别是 云南 与 缅甸往来密切, 比如 曼德勒 就有 中国 援建的大桥,所以在各个知名景点总是能看到他们,而且 缅甸 当地也很重视,所以会出动警察以示隆重。

来的时间正好,山顶的观景平台已经聚满了人,可以看到不少 缅甸 的年轻人在与外国人交谈,了解之后得知这里外国人多,他们是来练习外语的,有点国内很久之前的英语角的意思,真为这里的年轻人奋发努力的精神感动。

夕 阳西 沉, 伊洛 瓦底江在远处辉映着绿树掩映中的佛塔的点点金光,而身后佛寺的玻璃 马赛 克上也不觉染上一抹金色,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一层金色中,金碧辉煌,摄人心魄。

身边有人在拍照,有人在沉思,也有的在窃窃私语,时间如流水般在指尖流淌,有如头顶蓝天上散漫的白云,悠悠然不知不觉中银钩已挂东穹。

山上下来,我们参观了一座翡翠佛寺,寺庙的墙面都镶嵌着翡翠,对于 中国 人来说奢侈到了极点,有些成色翠色欲滴,价值 连城 。包括之前在 仰光 参观宝石博物馆也是,廊柱也大厅的墙面都是翡翠贴面,说白了也只有 中国 人把石头当宝,也就是这些年翡翠的价格炒上来了, 缅甸 人只喜欢黄金,他们只戴黄金,所以看到翡翠贴墙也就不奇怪了。

晚餐是孙导介绍的饺子馆,两盘饺子三个人吃,居然吃撑了,8000块缅币折合RMB40元,好吃又便宜。

早上出发去的 实皆 山,在 伊洛 瓦底江对岸,与 曼德勒 隔江相望,属于 实皆 省,却也是一座非常著名的佛教圣地,山上大大小大小的庙宇,佛塔上百座,从 曼德勒 就能看见山上大大小小,金光闪闪的 金塔 了。

经过 中国 援建的大桥,就跨出了 曼德勒 省了。

穿过一座小市镇,路边热闹非凡,人群熙熙攘攘,好像 中国 的庙会,好事之徒的我们连忙停车看个究竟。却原来是一户富有的人家给家里的小孩子做剃度出家的法事,这可是在 缅甸 人心目中是非常大的事情,据说家里从孩子出生就开始攒钱准备这一盛事。

在大门口上方巨大的招贴广告上是办法事的人家的全家福,里面搭起巨大的彩棚,门口放着供奉佛寺的贡品,以及本次法事的主角的照片,彩棚里先到的亲友乡亲们已经围着小桌子席地而坐,桌上放着茶水小点心,正中的主席台上写着缅文,估计是祝福之类的话吧。

主人迎出来,请我们坐下吃点心,搞的我们不知所措,连忙问孙导要不要包红包的呀?得知 缅甸 人没有这个习惯之后,只好口惠而实不至地祝福一番,和几个小主角合影,我们也看到有摄像师在拍我们,国内婚礼上的摄像差不多吧。彩棚一边有一个乐队正在演奏流行歌曲,搞的气氛异常热烈。

出了彩棚转到边上的佛堂,一楼大厅里流水席早已开宴,有迎宾上来招呼我们进去享用,虽说心里蠢蠢欲动,毕竟不太熟悉本地的规矩,连忙谢绝告辞。

按照小乘佛教的习俗,小孩子在一定的年纪需要出家,时间可长可短,随时可以还俗,这种出家更像是一种修行,甚至很多小孩的教育也是在佛寺里完成的。

接下来我们参观了一座金佛庙,名字实在记不住了,其特色就是里面供奉的一座纯金之佛。之所以说纯金之佛是因为这座大佛外面不断地有人去贴金箔,经年累月,这些金箔在佛身上累积起来,远看起来像生出一个个的瘤子,据说足足有20吨之多,惊人!

而且居然有视频直播大佛的实况,也是一奇。

这座庙不比一般的庙宇,所有屋顶的黄金色都是贴的金箔而不是颜料,所以显得格外地富丽堂皇。

庙宇角落的一个房间里,摆放着一些铜质的塑像和一面铜锣,据孙导介绍这些是从 柬埔寨 抢来的。古时候 中国 主要和北方游牧民族发生战事,而 东南亚 的 缅甸 , 泰国 , 柬埔寨 ,包裹 斯里兰卡 ,则是相互打成一团,来回征战。仔细想来,人类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都逃不过贪嗔痴这三个字,即便是信奉小乘佛教的国家也不能免俗呀。

之前在 缅甸 还闹过一个小笑话,我与当地一位华人说我发现 缅甸 人姓吴的怎么这么多,那人哈哈大笑,后来才知道原来吴(U)只是对男性尊称的音译而已,所以我就问孙导,为什么丹瑞大将,昂敏来将军没有吴,而吴登盛有呢,孙导回答也有意思,因为他们不得人心,所以大家都不尊称他们,像以前的奈温一样,而且按照他的说法,奈温血统里有一半的 中国 人的,居然是他主导排华,取缔华文学校,所以华人对奈温非常反感,所以也不称他吴了。

这位孙导的身世也很有些传奇,他的父亲据他讲原来是国民党赴缅远征军的成员,祖籍 安徽 ,在抗战后期 腾冲 战役中立过战功,在介绍 腾冲 之战的书里面有一页是介绍这位孙先生的。后来内战的时候他父亲当了逃兵逃到 缅甸 ,之后就再也没有能回国了,但是爱国之心却是始终未曾熄灭。最初因为是国民党而无法回国,60年代形势好转之时,孙导的大姐,二姐,三姐回国打前站,三姐因为被怀疑是特务而遭批斗,13-4岁就跳楼自杀了,二姐参加了支援缅共的红卫兵打回 缅甸 ,之后回到 中国 嫁给了一个同在缅共援缅的 中国 人,最后定居 昆明 ,据说彭家声是其战友,还曾到过她家拜访呢,传奇人物呀!大姐大概是最顺利平淡的,好像是在 湖南 还是什么地方落户。所以孙导的父亲一直也没有完成叶落归根的夙愿,1984年殁于 仰光 。相较于他父亲,孙导这一代明显已经融入 缅甸 社会了,他们讲缅语,穿缅服,吃缅餐,不再认为自己是华人而更认同自己是 缅甸 人,虽然按照他现在的说法,他的身份仍然是二等公民,他只有选举权,这个也是这几年才有的,而至今还没有被选举权,而他的夫人虽是傣族人,却享有与缅族人一样的政治待遇。不过这个可能与 缅甸 很多的华人长期没有加入 缅甸 籍有关吧。

在聊天中,昂山素季是个绕不开的话题,从孙导的口中,可以听出 缅甸 普通百姓对这位新的领袖的崇敬之情,那种热爱,使人想起了 中国 建国之初的样子。当我们说起他们的国父昂山将军曾经事日的史实时,可以看得出孙导爱屋及乌,他已经代入自己是 缅甸 人了,所以国父做出的有利于 缅甸 的事情,无论手段,以民族大义为重。

虽说从最近昂山素季的举动看得出她比起20年前,在政治上已经成熟了许多,但是毕竟她是亲西方的,国人对其及其家族是有些保留看法的,我们只能希望如缅人所愿吧,千万不要把 缅甸 带入一个盲目个人崇拜的狂热的如同 中国 前三十年的浩劫吧。

路上我们曾经经过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的一个村支部吧,如果国内村子的小卖店门口一般,只是招牌的标识代表其民盟,偷拍了几张,不过在一个寺庙的庑廊里,看到头扎民盟标识的成员在那里聚会,个个慷慨激昂,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想起了电影里迎接解放的场景。

接着我们就一路上山到 实皆 山顶去参观,与 曼德勒 山一样,沿途都是寺庙和佛塔,山路陡峭多弯,不多时,我们就到了山顶著名的一座寺庙,格局与其他寺庙没有什么区别,依然是佛堂, 金塔 ,佛堂装饰的玻璃 马赛 克五彩斑斓,摄人心魄,有别于国内,寺庙供奉的佛像总是在阴暗沉重的大殿里,高高在上;这里的大殿要么三面敞开,要么用 马赛 克等亮闪闪的材料装饰墙面,佛像给人的感觉更加的亲切亲民。

从观景平台瞭望 伊洛 瓦底江河谷,晴日下满目葱茏,江水如练,远远的可以望见对岸的 曼德勒 山以及山上佛寺, 金塔 。

这里的回廊都有很多的绘画,都是佛本生的故事以及 缅甸 的宗教及神话传说,好像颐和园的长廊上画着三国,戏曲故事一样。至于边上一些小殿里供奉的神像,已经无法记住名字和他们的神通了,不过孙导因为虔诚的小乘佛教徒的原因,很是反对这些崇拜的,他讲求的是个人的修行,在他看来,只要个人按照佛法修行,即可以圆满证果,不在于求神拜佛,更不该去祈求一些邪魔歪道,算命打卦。第一次实实在在地接触到小乘佛教徒,我们很是感触于其理念与教义,但是听下来坚持孙导的修行方式的人也只是很少的部分。

午餐是在 实皆 的缅餐,惠而不费,餐厅里看到几个和尚也在用餐,按照孙导的说法,不知道是什么野和尚,小乘佛教的和尚虽说不忌荤腥,但过午不食的戒律还是要遵守的。

饭毕去阿瓦古城遗址,沿途的路边可以看到巨大的石砌的护栏绵延好几公里,孙导说这个原来是石桥的护栏,现在水面基本上淤塞了,只能看到护栏了。虽然古城的护城河和城墙还在,但是里面的建筑都是新仿的,不看也罢。

在这里可以雇一辆马车慢悠悠地观光,限于我们的时间,只能留待下次了。

这里虽说是风景区,但是除了在景区兜售纪念品的小贩外,基本上还保持着农耕社会的生活方式,随处可见的牛只(貌似黄牛种,白色,我们叫他驼牛,因为他的肩膀上有一个高高的耸起,有如驼峰)懒洋洋地撒在地边田间,高高的椰子树下,是形状各异的田垄,水塘,小河,路面基本上就是土路,两旁的乔木高大挺拔,路旁不时突然闪现出的古塔,佛寺建筑让人心驰神往,虽说行程紧迫,还是忍不住停车拍照纪念,孙导则开导我们说,到了 蒲甘 都是这样的,更多,看不完的。红砖的佛塔和寺庙建筑因为岁月的剥蚀,外面原来粉刷的白色灰浆已经差不多剥落殆尽,更显出岁月的沧桑感,在暖暖的 日光下,让人感动莫名。

我们在阿瓦城的主要目的地柚木殿相较于路上的风景,以及之前已经参观过类似的明东王墓的缅式建筑,这座柚木殿与之相比,逊色不少,有一点相同的是所有木制建筑不知为何都因经年累月而变成黑色,匆匆看完后就拨马回程。

在阿瓦古城我们参观的最后一个景点还是一座佛寺,气势雄伟,装饰精美,难得看到一些在游览本地人,还有几个四处拍照的小和尚。

出发去 蒲甘 ,有一个选择是坐游轮顺江而下,期待下次来遂此心愿。

我们这次的选择是开车,路途有200公里左右,大概需要4个小时上下,为了赶上 蒲甘 的日落,我们一路飞奔,很遗憾地错过给 缅甸 典型的牛车留影。两头“驼牛”驾辕,与之前看到的马车一样的木制车轮,车板既宽且长,护栏很低矮,在路边缓缓而行,放佛时光又停滞在了从前。

公路两边的风景有点像稀树草原的感觉,高大的松树,低矮的灌木丛,间或有农田。这里的土壤都是疏松的沙土,公路沿 伊洛 瓦底江河谷下行,有数以千计的以自然形态恣意流淌的小溪流汇聚入江,可能是无法架桥挖涵洞而使路面因穿行其上而上下起伏,因为是冬季干旱,所以只有一两处低洼的地方有水流漫过公路,如果是雨季,那就是一片汪洋了。

紧赶慢赶,终于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到达了 蒲甘 最著名的观看落日之塔。

急忙爬上塔顶,上面非常宽敞,相较于之后参观的佛塔,可以说是塔顶最宽敞的一座塔了。面西的一边已经挤满了游客,各种照相设备齐上阵,不过更多的是静静地坐在塔沿边,望着落日发呆。

我们的塔虽不算高,但是在这片低矮的稀树草原上已可极目远眺而毫无遮拦,夕阳已经在西面的远山上徘徊而下,漫天的红色的余晖下大大小小的佛塔在树尖上隐隐绰绰,静逸迷人。不远处有牧归的牛群经过,牛蹄翻飞处,扬起沙土,白色的尘埃弥漫在黄昏的树林间,如同一条绰约的白练轻灵地舞动着,将树梢与佛塔顶端轻轻托起,形似仙境一般缥缈,梦幻。

待到我们下塔之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这里完全没有灯光,也没有路灯,一切仿佛与一千年前塔建成的时候一样。人群也不知道怎么一下都不见了,忙中出错,我们想抄近路去新 蒲甘 ,欲速而不达,本来就是沙土的路还越走越小,在黑漆漆的夜色中,眼看就迷路了,幸好有本地人骑摩托路过,把我们重又带回到大路上,这才找到今晚准备落脚的新 蒲甘 。

蒲甘 作为1000年前的 缅甸 首都,历任国王都笃信佛教,并修建了大量的佛塔,上行下效,社会各阶层也根据自己的能力捐建了大大小小的佛塔,据说极盛时有上万座,即便现在也还剩下2000多座散布于方圆几十公里的河谷平原上,现任的政府为了保护遗迹,开发旅游,将这里的原住民都迁出景区,重 新建了一个新的市镇叫新 蒲甘 。

新 蒲甘 就像一个旅游集散地,集中了许许多多的酒店,度假村,餐厅。

我们住的酒店很不错,房间很大,三层楼,围着中央的庭院里的游泳池,USD75,不贵。晚上我们去了新 蒲甘 最繁华的一条街,有个类似转盘的道路交叉口,居然有一尊真人大小的塑像,据称是 缅甸 国父昂山将军。

街口的餐厅规模不小,生意倒是一般,孙导显然与老板娘很熟,店里面到处都有老板娘与人的合影,我们猜测应该都是 缅甸 的名人吧,我们三人点了缅餐,还有非常好喝的 缅甸 啤酒,居然又不到1万缅币。

饭后在街市上闲逛,在本地人开的商店里看到有卖隆基(就是 缅甸 男人穿的裙子样的下装)的,本想买一条试试,但试穿之后发现不习惯,实在是怕掉下来,只好放弃。

在一家杂货店里看到卖各种食品调料的,很奇怪包装都非常小,后来询问孙导才知道, 缅甸 人的习惯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买米就买今天够吃的,所以都是拿一小罐,糖,盐等也是一样。

虽说没有酒吧迪斯科,但是新 蒲甘 因游客而开的很晚的餐厅还是不少的,我们后来随意找了一家都是老外的餐厅,点了啤酒,冰激凌,明显价格就很贵了。看来孙导找的地方真是不错。

蒲甘 的清晨,我们准备从逛菜场开始,不过在路上,不断路过的佛塔还是让我们心痒难忍,先停下拍照,观景,随随便便一座佛塔,体现出的历史沧桑感就让我们感动不已。

赶到菜场发现原来逛菜场并不是我们的心血来潮,很多旅游团都有此项目,结果就是在熙熙攘攘的本地人中,夹杂着高鼻深目的老外不停地拿着相机在拍照,还有不少小贩拿着旅游纪念品追着他们,而真正在菜场里缅人看来早已见怪不怪了。

其实对于我们来说,这种场面在国内的一些农村还是能见到的,如果时光倒退20年,我们的城市里也是这样的,有趣的是我们能看到国内见不到的一些东西, 比如 他们的秤,实际上就是一个天平,两边两个篮子,中间吊起,一头放东西,一头放砝码。还见到了槟榔叶,和槟榔果,居然是两种不同树上结的东西。

接下去还是参观佛塔,名字虽已忘记,但是在一些墙面还没有剥落的地方,依然可以看到当年的雕刻是多么精美绝伦,令人惊叹。

蒲甘 对外国人收20美元一位的门票,只有寥寥几个著名的佛塔会有工作人员检票,看不到门口有栏杆,只是看到外国人才会有人上来询问有没有买票而已,基本上就是全开放的,哪像国内,只要是个景点圈起来就收钱,价格还奇贵无比,恨不得敲骨吸髓,而且还是一次性的,出门就不认,有的地方更是高科技,门口戒备森严,还有人沿着围墙巡逻,搞得和监狱差不多,连指纹技术都上了,无所不用其极,更有甚者,古寺名刹也沦为地方上敛财的工具,全然不顾及其全民共有的公共属性,全然不顾及其宗教信仰的权利。虽然 缅甸 还很落后,但是就这一点就值得称赞,足以令我们汗颜。

景区里面除了主干道,其他道路还是保持着原有的沙土路的样子,田地还是在耕种。

一路上的佛塔数不胜数,都有些审美疲劳了。但其中一座小庙有点意思,有别于其他的寺庙,墙上装饰的怪兽模样怪异,还有些生殖崇拜的意思咧!

路上还看到不少凉亭,包括从 曼德勒 到 蒲甘 的公路边也有不少,有些只是几根木桩,上面竹片搭起一个平台,考究一点的还有顶棚,边上总是有几个陶罐放在架子上,陶罐盖子上面有一把小茶缸,孙导说这些都是有人做善事施舍搭建的,供行人休息喝水的,不由感慨,虽说 缅甸 在物质方面很贫穷,但是在精神层面远远比我们富足,我们穷得只剩下与邻为壑了。

回到 蒲甘 新城 的三角中心地带,本来想在老板娘家吃午饭,没想到今天停业,原来老板娘全家要去庙里供奉,车子上已经装好了供奉的东西,都扎得花枝招展,除了一些日用品之外,还把簇新的缅币折成花式,扎在一个架子上,如同一个大花圈,此后我们在 仰光 也见过类似的,与国内农村结婚前的嫁妆游行差不多。

孙导带我们去了昨晚我们逛过的漆器店,一群群旅游大巴带进来的游客充斥店里的角角落落,基本上都是高鼻深目的老外,孙导径直带我们走进最里面的一个小房间,果然,这里是精品室,陈列的物品果然与众不同,结果我们就有些搂不住了,结账之前,虽说已经挑出了很多不好拿的大件,结果还是林林总总一大堆,害得我们在飞机场转机总是累累坠坠地拖着大大小小的袋子飞奔。

漆器店的生产车间不大,或者说只是为了展示给游客看的,都是手工,纯天然材质制造,希望这些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能一直传承下去。

我们的下一站是 伊洛 瓦底江边的一座佛寺,建在一座小山上,山下古老而巨大粗壮的不知名的树木掩映下,一条砖砌的小路蜿蜒而上至不高的小山坡顶端,路边懒洋洋的小摊贩在卖着纪念品和本地的一些土产。

进了佛寺,照例有一座 金塔 在院子的中心,看得出是最近新贴的金箔,时间是中午,围着 金塔 的地面火烫。

匆忙转了一圈出来, 伊洛 瓦底江在迎面的树荫下伸向远方的天际,清风拂面,江水中间的沙洲上婆娑的树影掩映着的小村子的屋顶若隐若现,小路边靠江边的斜坡上恰好有一些水泥做的长条椅子,看来就是为我们准备的,于是就坐在椅子上望着远方发呆。

参观的佛塔中,其中有一座是由孟族人的国王修建的。

蒲甘 王朝的国王侵略孟族人的国家,抢夺了孟族的佛经,俘虏了孟族的国王并囚禁在 蒲甘 ,孟族国王捐建了这座佛塔,里面供奉着三座佛像几乎把佛 塔里 面的空间都塞满了,包括殿后面的卧佛也是,使得参观的人只能贴着墙走,这也是很奇怪的一个特点。

后面的一个小殿壁画非常有特色,只是采光非常昏暗,为了保护壁画也没有灯光,即便如此,壁画之精彩还是令人赞叹。

蒲甘 最高的一座塔整体呈白色,据说其建造者是弑父篡位的,规模惊人,相对于外表,其里面倒是没有什么惊人之处,不远处就是他父亲建造的佛塔,据说他父亲被谋害时已经100岁了。

我们参观的佛塔中,普遍的情况是相较于外面壮美, 塔里 面却显得平庸许多,不过还是有一座塔有别于其他。

这座塔或者说更像是大殿,四面有回廊通往塔心,分别有4尊佛像面向回廊,通高应该有20米以上吧,据说是整根木头雕塑而成,贴以金箔,形象肃穆庄严,孙导说,佛像由远及近可以看到,佛从对你笑一直到冷眼相对,尝试了一下,果然,试想了一下,应该是佛的嘴角随着人的视线仰角的增大,逐渐由上翘到持平,给人的感觉是佛的表情在变化,不由慨叹古代工匠的巧思。

其中有两座佛像曾经在战乱年代被人焚毁,焚毁的原因居然是为了佛像上的金箔,唉!可叹佛像遭劫也是怀璧其罪也!重新雕塑的佛像在艺术水平上与原先的佛像看得出有天壤之别,可惜可叹。

后面又匆匆忙忙地参观了几座佛塔, 大同 小异,时间过得飞快,转眼我们就不得不和 蒲甘 说再见了,颇感意犹未尽,难怪孙导说 蒲甘 值得花上一个星期慢慢地品味。

与孙导告别后,我们坐晚上6点的飞机从娘乌( 蒲甘 的县城)飞 仰光 。

机场比 曼德勒 的还要小,秩序井然,这次终于坐上了螺旋桨的飞机了,空姐美丽而热情,飞行也很平稳,1个小时15分后到达 仰光 ,于是结束了本次3天的愉快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