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缅甸浦甘摄影 > 新闻 >
游茵莱湖
2019-08-22
 
凌晨四点,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才到达东枝,所以迎接我们的只有黑漆漆的夜,黑色幕布下,看见几只陌生的人影,除此之外只剩一片静寂。
 
多次闯荡在外的经验告诉我,我们应该向这车的运营公司求助,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居然没有一个人会英语,于是只能是通过电话那头的人翻译。可是,电话毕竟不能够形象地表达我的意思啊!唉!最后……就当我快崩溃的时候,一个漂亮姑娘出现了。我记得,她是我们的跟车姑娘。根据常理推断,她应该是个懂英语的姑娘……我想我们终于要得救了!
 
万万没想到,无论我问什么她都说“yes,yes yes”!最后我只好用LP上简单的缅甸语单词拼凑起来跟她沟通,后来我知道她的名字叫Song。虽然几经周折,但在Song的带领下我们还是顺利来到了茵莱湖边。
折腾了几个小时之后,当我们来到茵莱湖畔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我们发现有很多小木船停靠在岸边,于是便上了其中的一条,准确地来说,这是长尾摩托艇,因为有声响很大的发动机。这种船没有顶板,所以一定要涂防晒霜。带一件外套,乘船游湖时可以抵御风寒。刚上船还没开动的时候,有很多兜售类似零食的东西的小贩围过来让我们买“零食”。Song示意我们不要买,然后她抵不过围堵,买了一袋。
 
船从岸边一直往南开,会经过一片芦苇丛、水上花园、茵宝昆……当我们快到湖的尽头时,飞来了一群水鸟。这时候,我才知道Song之前买的“零食”原来是用来喂水鸟的,撕一块往上一扔,机灵的水鸟便会飞来,有的落到了水里,有的进了水鸟的嘴里。于是,我们也开始陆陆续续掰一小块扔给水鸟。水鸟们在我们船的上空飞着,配上茵莱湖的水、远方的天,水天一色,这景致让我们兴奋不已。
我们停靠的第一站是Hand Weaving,顾名思义,在这个木屋里我们看到了编织作坊,整个建筑随着梭子的哗啦声和织布机移动支架的咔嗒声而颤动,作坊的另一间屋子就是成品,丝巾、上衣、笼基……质量不错,价格也不高。
 
紧接着,我们分别停靠在了手工银饰作坊、寺庙边……可想而知,这些地方都不通陆路,平常人家的出入也是靠船只,而贩卖一些纪念品也成了他们为数不多的收入来源之一。
 
按照正常的速度,逛完茵莱湖一圈大概需要8个小时左右,但我对这些纪念品不感冒,喜欢就买,不喜欢就走,所以我们约在1点左右就回到了起点。在船上,虽然Song不懂英语,但跟我们玩得很high,一起自拍,一起喂水鸟,一起任风吹拂我们的面庞,我还拿出LP让她教我们说缅甸语……旅行有时候的意义似乎并不是风景有多美,而是遇到的人和发生的故事。
当我们回到东枝汽车站时,时间还早,Express的阿姨一直对我们微笑。我们问及她脸上的涂鸦,希望她能借给我们涂点玩时,她马上去拿来一个盒子,帮我们涂在脸上,最后还把那一盒都送给了我们。经过阿姨一番解说,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个涂了之后令皮肤如此清凉的东西叫做“特纳卡”。
 
尽管东枝不发达,尘土随风起,但离开的时候,脑海里除了走过的地方、看过的风景之外,留下的还有淳朴善良的当地人。例如那位阿姨和Song的笑脸,已经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要说缅甸是落后了些,但是这里一定一定是一个文明纯净的国度。在没有来缅甸之前,我看到许多别人的游记里也都是这么说的,这一次终于亲身领略了一番。不得不说,这让我有了一股“还会再来”的热情劲,毕竟缅甸还有很多值得旅游的地方,比如说蒲甘、曼德勒的乌本桥、因瓦古城等等。
所以,下一次的旅程还会是缅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