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缅甸浦甘摄影 > 新闻 >
简朴的生活
2019-08-27
 
中国国庆前后,也正值缅甸的稻谷收割时节,作为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缅甸的农业还停留在手工劳作的低级水平,茵莱当地农人在道路上晾晒稻谷。黄黄的一片一片,扑满了大路。
 
我来到一片稻谷里,突然看见在一旁玩耍的可爱孩童,穿着大人的衣服,对着我的镜头,开始还显得畏惧,后来干脆在镜头前搞起怪来。在茵莱或者在整个缅甸,不管是在哪里,水上,岸上,走不了几步,就能看到一座宏伟的金碧辉煌的寺院。其实很难想象这个全民皆佛的国度,这样的生活到底能承载到多久?在田间玩耍的孩童,开始很不乐意面对镜头,一旁的大人一直在让他面对镜头,当然,小家伙也很快从陌生到熟悉,纯真的笑容,孩童的天性。
没想到这里的孩子也会放风筝,风筝的样式感觉到印度阿富汗的相识,方形,小孩子们玩的不易乐乎。孩童在稻田里放着风筝奔跑着,突然一阵大风来势汹汹的将正在放风筝的小孩吹得睁不起眼,风平浪静了孩童才肯睁开双眼,孩童才反应过来手中的风筝早已不见踪影,孩童嚎啕大哭起来,正在收庄家的妈妈急忙跑过来把那天真的还在抱在怀里,叽叽咕咕说了几句,那孩童才不哭了。村落的小河,女人在洗衣,孩童在钓鱼,男子在洗澡,河流承载了他们生活的全部,也许比我们看到的还要多。除了捕鱼,这里的居民大多以稻谷为生。而且他们种稻谷的“地”也是浮在水面上的。以水中生长的水草做基础,构筑一排排漂浮结构,其上播土,然后就有了他们独特的水上漂浮的田地,这样的菜地,不怕水淹、不用浇水、不用施肥,也是开着船在一排排“地”中穿行。
 
感觉很是奇怪,所到之处,在我看来,田间劳作的差不多以女性居多,原本知道缅甸妇女的社会地位比较地下,但对于农活,毕竟关键到一个家庭的营生,当然,也许也只是我自己的错觉吧!又或者男性都到河上捕鱼去了,也许,它留给我的是个未解之谜。
很多人都觉得缅甸可能和外国70-80年代的时候差不多,我去了现场看,才恍然大悟,我觉得缅甸就是缅甸,不像中国和任何国家任何年代都不一样。可是,要说清楚自己的这种感觉又比较困难,因为这是个复杂多面体,不是那么好描述。我还是从简单的历史回顾、再分享我看到的缅甸民族宗教、建筑交通基础设施、教育、物价,以及百姓生活的一些琐事,来表达这次旅行的感觉。也许,再过10年,会有个全新的缅甸,那时回过头来看这些记录,应该也比较好玩吧。
 
骑着自行车逛了一个上午,太阳毒辣的已经让自己有些招呼不住,决定中午换掉自行车,下午简单的逛逛当地的旅游手工艺品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