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缅甸浦甘摄影 > 新闻 >
缅甸之蒲甘
2019-09-18

 

离开曼德勒,坐小巴士到蒲甘。为了不早起,不想单独自己坐车到汽车站,为了偷懒选择小巴士。结果小巴士边走边停,一路都招呼路边等车的乘客。跟我们90年代的康富来一样,感觉就是售票员在车门口一路高呼“解放碑、两路口、杨家坪还有没得”一个样。

离开曼德勒,就是田园风光了,绿油油的稻田。途中只要有河沟的地方,就有贫民简陋的吊脚房子。这里的牛好奇怪,全身白色,背上像骆驼一样,有一个驼峰。这里野草也茂盛,为什么这里的牛瘦得就除了肋巴骨就是皮子呢?估计这里的牛呀,没有吃过饲料,纯天然的牛,才有这样健美的身材。

全车就只有售票员最忙。先为上车的乘客买票,再发矿泉水。还要帮忙带货。路途中还帮人买了几袋西瓜,西瓜到目的地又要下货;碰到熟人,还下车送两瓶矿泉水。。。

哎,一路上就看他一个人表演,挺带劲的。

发现没,今天的巴士车居然是左舵,他们国家驾驶居然左右开弓。。。唯一的解释就是缅甸这个国家很多车都是从其他国家买的二手车。

在正规加油站,司机很怀疑加油站的油品质量,先用一个空的矿泉水瓶子装上半瓶汽油看成色。加完油,用棍子在油箱里面弄了些出来,摊在手掌上。他们叽里呱啦了半天。看来,缅甸汽油质量很不乐观呀。一升油4.25元人民币。

在蒲甘汽车站一下车,一群的士司机就围过来。导航看了酒店位置,汽车8分钟,走路一小时,肯定坐车呀,这里简直就是第二个火炉。被一群司机围攻是最麻烦的,他们喊价12000元缅甸币,相当于57元人民币。这种完全没法理会,尽快离开汽车站。我背上我的大包就走,懒得理!

走出汽车站,后面只跟了一位司机了,他一直用数字单词降价,8000,6000,还是贵,继续不理他。最后,他看到前面路口有停着的三轮车,生怕被三轮车抢了生意,把我拦下,问我多少钱合适?2000元缅甸币,我回应他。相当于人民币10元钱两个人,这个价格他是有利润的,他会同意的。

他看到三轮车司机已经朝我走过来了,ok,ok,let's go  他答应了。

 

 
缅甸不能错过的城市-----万千佛塔“蒲甘”。
缅甸之所以称为万塔佛国,是因为这座叫“蒲甘”的城市。这座古城,曾经拥有上万座佛塔,经过一个世纪的沧桑岁月,在蒲甘的平原上依旧有着2000多座佛塔屹立在此。这些佛塔见证着这片土地的兴衰。来缅甸旅游的朋友,来蒲甘吧,这里会净化您的心灵。
在蒲甘,爬上一座佛塔,看日出或者日落,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大景。
蒲甘佛塔的规模有大、中、小三等。大塔通常是某王修建,中、小型塔是王室成员或大臣、平民百姓修建。这些佛塔在缅甸犹如祠堂在中国乡村的地位。
在介绍蒲甘的万千佛塔之前,先说说新蒲甘、老蒲甘、良乌的关系。

佛塔都在老蒲甘,但老蒲甘的住宿少、价格高。选择入住新蒲甘、良乌都是可以的因为这个小城市马路边很多租电瓶车的,住哪都方便。
我在家骑了两年的电瓶车,就是为了到东南亚国家旅行可以自己租电瓶车或者小摩托车,想去哪就去哪。今天早上在酒店门口我们就租了一台电瓶车,可以坐两个人,人民币24元一天。我们将自行穿梭在蒲甘王朝的黄金时代。
蒲甘这个古城除了气候热、日照强、还有就是灰尘大。土路比较多,旅游巴士、轿车从你身边开过,你就如同穿行在浓雾里。
早上出门,我就全副武装,面罩下面还戴了一个口罩。有点去抢银行的感觉。。。

从良乌出发,往老蒲甘方向前进。人家扫雷,我们扫塔。。。

从第一个塔出来,跟着导航就往最出名的达玛扬基寺方向前进。
 

导航把我们带到一条小路,关键是这根本不是路,全是松动的沙泥,骑不动,方向一直甩,咣当,摔跤了。说起去抢银行,钱惺惺都没有看到,人就受伤了,一扑爬哒下去,伤口居然像个“”形,摔得都这么浪漫。

裤子本来只摔坏了一个小口子,我为了有机会买新裤子,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我自己撕开一个大洞,结果形状像“嘴巴”,还有朋友问我,摔到嘴巴了呀?不是嘴,是膝盖。

拖着受伤的腿继续骑车扫塔。这里的太阳,根本不像刚出门的新媳妇,完全没有羞答答的感觉。

进塔前都要脱鞋,光着脚在路上走,稍微好点的路面有石板路,也有很多土路。走得你一蹦三跳。每次脱鞋,我又担心,这里的小姑凉会不会跟之前巴士休息站的小姑凉一样,也惦记着我的鞋子呀!在有小姑凉兜售商品的门口,就只有把鞋提起。哎,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呀。心想,如果鞋子被偷了,我穿啥回去呢?我能找到哪一双人字拖是小偷的?我随便穿一双走,那我不是小偷了吗?
太热,找了一个可以让人凉快点的棚子。卖裤子的商贩就来了。。。

 

 

 

视频怎么横着的?凑合听声音还是可以的,找不到老师帮我处理视频。
这些商贩为了生存,两年时间,学会了买卖小商品交流的五国语言:中文、英文、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哎,我们连到国外做个小商贩的资格都没有。
最后,4000缅甸币,18元人民币成交,为了条新裤子,哒一扑爬,值了。
 
 

绵绸的,一张布,裹裹裙。比我烂掉的灯笼裤凉快。回城穿起裹裹裙骑电瓶车,风一吹,右腿上的布就掀开了,大腿露出来了。我只有停下来,把裙子整理好,继续骑。风一吹,又掀开了,反反复复几次了。先生喊我不管他,别人看见就看见了,我主要是怕“引发交通事故”。后来,也把我弄烦了,我也不想停下来整理裙子了。管他的哟,反正脸都遮得密不透风的,谁知道这是谁的大腿呀。。。
回到酒店,收拾受伤的腿,檫了点眼膏。没过多久,哇靠,比之前严重了。

伤口上那白色部分不是芝麻哈。
一瘸一瘸的到街上买药。明天本来计划看日出和日落,这还能骑车吗?后天计划到格劳,在格劳报名徒步一天到莱茵湖的。这下怎么弄。好像这条新裤子投贵了样。